返回
關于建設工程管理費糾紛的30條裁判規則

李遠波公司法務

2023-11-15 08:04
關注
1、轉包行為無效,雙方基于無效行為產生的“管理費”并不屬于人民法院應予強制判決的款項。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本案中甲建設公司與逯某轉包行為無效,雙方基于無效行為產生的“管理費”并不屬于人民法院應予強制判決的款項;逯某參照約定的1%標準自愿給付款項,處分自身權益,應以其最終自愿認可數額為準。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1008號
02、雖然分包合同無效,但分包人在工程施工過程中配合與發包方、材料供應商、勞務單位等各方進行資金、施工資料的調配和結算,并安排工作人員參與案涉工程現場管理,分包人可以要求參照原約定支付管理費。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根據甲公司與基礎公司簽訂的《分包合同》的約定,基礎公司需按照工程價款的一定比例向甲公司支付管理費,其中小高層按照比例為2%,多層為3%。雖然《分包合同》無效,但甲公司在基礎公司施工過程中配合其與發包方、材料供應商、勞務單位等各方進行資金、施工資料的調配和結算,并安排工作人員參與案涉工程現場管理,其要求基礎公司參照原約定支付管理費,一審判決予以支持,并無不當。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860號
03、內包合同雖然無效,但一方實際履行了管理職責,所付出的勞動成果已經物化到案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履行之中,故另一方應當承擔相應補償義務。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2008年9月5日,甲一建青海分公司與徐某簽訂《內包合同》第六條管理費收取與支付約定,“乙方(徐某)同意按合同結算造價的2%支付甲方(甲一建青海分公司)管理費”,說明雙方當事人對于管理費的計取均是認可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關于“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的規定,如果合同無效或者解除后,一方當事人已經完成的工作成果無法返還的,另一方當事人則需承擔補償或者賠償責任。
經審查,甲一建公司作為承包人,在案涉工程施工過程中提供了相應資質、并且代徐某履行了駱立青等七案生效判決確定的給付義務9544300元,甲一建青海分公司則具體負責協助徐某從某華庭公司收取部分工程款和保證金等相關費用。前述事實可以說明,甲一建公司、甲一建青海分公司按照《內包合同》的約定實際履行了管理職責,所付出的勞動成果已經物化到案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履行之中,故徐某應當承擔相應補償義務。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242號
04、雙方約定的管理費實際是借用資質所支付的對價的,一方請求支付管理費缺乏法律依據。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黃某與東方公司之間系借用資質關系,但建設工程領域借用資質的行為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雙方約定的管理費實際是黃建國借用資質所支付的對價。東方公司請求黃某按照案涉工程價款的1.2%支付管理費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實際施工人與承包人之間系借用資質關系,建設工程領域借用資質的行為,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雙方約定的管理費實際是實際施工人借用資質所支付的對價。故此,承包人請求實際施工人按照涉案工程價款的一定比例支付管理費缺乏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576號


05、建設工程借用資質的行為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被掛靠方要求掛靠方支付掛靠費等無法律依據。
裁判要旨
Ⅰ、建設工程領域借用資質的行為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出借人請求借用人按照工程價款的相應比例支付收益費(掛靠費、管理費),無法律依據。
Ⅱ、被掛靠人與發包人已對工程價款進行了結算,掛靠人要求由其對工程價款進行結算的,不予支持。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3897號
06、承包無效系因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但管理費的給付系雙方基于工程項目建設資格交換的對價,不符合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馮某主張1,000萬元管理費構成不當得利的理由,不能成立。案涉《工程承包合同》無效系因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但管理費的給付系雙方基于工程項目建設資格交換的對價,并在《工程承包合同》中進行了明確。馮某實際參與了施工,并與華宇公司進行了結算,該管理費既非給付錯誤,也無權利侵害,并非馮某遭受的損失,尚難認定符合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
案例文號:(2019)最高法民終1752號
07、實際施工人在施工中實際接受了總包單位的管理服務,其應向總包單位支付相應的管理費用,具體管理費數額可以結合雙方對于合同無效過錯進行酌定。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上海甲公司認為,湖北乙公司違法分包,其收取的管理費違背客觀事實,缺乏法律依據。對此,本院認為,因湖北乙公司將其承包的工程以聯營協議的方式分包給上海甲公司,違反了《建筑法》第二十八條,《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的規定,該協議應為無效。故湖北乙公司要求按照該合同約定收取13%的管理費據理不足。綜合考慮到上海甲公司作為實際施工人,在施工中實際接受了總包單位湖北乙公司的管理服務,上海甲公司應向湖北乙公司支付相應的管理費用。結合雙方對于合同無效均有過錯,且上海甲公司在其法定代表人易王東已與湖北乙公司簽訂《協作型聯營協議書》的情況下,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否認案涉協議及授權委托書的存在,過錯較大,本院酌定按照審定總價的9%計算管理費,即7,371,396元(81,904,400元×9%),超出的管理費3,276,176元作為工程款由湖北乙公司支付給上海甲公司。
案例文號:(2018)最高法民再317號
08、工程項目由無建筑資質的實際施工人組織施工,不能按照有資質企業組織施工標準計取企業管理費,企業管理費應予酌減。
【裁判要旨】:
工程款由工程直接費、工程間接費、利潤和稅金四部分組成。稅金、規費為建設工程施工過程中依規必須繳納的費用。企業管理費為間接費,難以從工程造價鑒定結論中剝離、扣減。但是,案涉工程項目由無建筑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司某組織施工,不能按照有資質企業組織施工標準計取企業管理費,原審法院將依據定額確定的企業管理費計入應付工程款不當,企業管理費應予酌減。本院在鑒定結論的基礎上對某商業區工程款企業管理費扣減30%。
案例文號:(2017)最高法民再247號
09、作為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在明知無相應建筑施工資質的情形下仍向其違法轉包,存在明顯過錯,且不能舉證證明其實際參與了工程建設的相關管理,實際施工人實際承擔了工程項目的管理工作,施工企業主張管理費可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甲公司作為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在明知胡某無相應建筑施工資質的情形下仍向其違法轉包,存在明顯過錯,且不能舉證證明其實際參與了工程建設的相關管理,胡某作為案涉工程的實際施工人,其實際承擔了工程項目的管理工作,二審法院對甲公司的管理費的主張不予支持并無不當。
案例文號:(2017)最高法民再395號
10、謝某訴四川某園林公司、第三人劉某掛靠經營合同糾紛案——無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約定的管理費如何處理
【裁判要旨】:
本案明確了無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管理費的處理規則。首先,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出借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已經收取了管理費,實際施工人以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為由請求返還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其次,無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管理費如已被實際施工人取得,轉包人、違法分包人、出借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請求實際施工人按照無效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支付管理費,建筑施工企業在明知掛靠人無相應建筑施工資質的情況下仍向其出借資質,存在明顯過錯,在不能舉證證明其實際參與了施工管理服務的情況下,人民法院亦不予支持。最后,人民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發現存在違法分包、轉包、出借資質等違法行為的,應移送行政機關依法處理,對管理費等違法所得予以沒收。
本案警示借用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他人資質承攬工程系違法行為,不僅可能受到相應的行政處罰,若出借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不配合,還有可能難以收回工程款。同時,本案亦警示出借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允許他人“掛靠”借用本單位資質承包工程,即屬違反建筑法的行為,不僅管理費依法得不到支持,如果借用資質人施工的工程質量不合格,依法還需要對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出借資質所收取的管理費與可能承擔的巨大法律風險嚴重不成比例,故建筑施工企業應當加強企業管理,杜絕資質出借行為。
11、即墨某園林公司訴即墨某裝飾公司、即墨某工程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出借資質收取管理費存在法律風險
【裁判要旨】:
借用資質,即“掛靠”,在建筑施工領域較為常見,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明確了“掛靠”法律關系,對資質出借方具有重大的法律風險。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禁止建筑施工企業超越本企業資質等級許可的業務范圍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業的名義承攬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業以任何形式允許其他單位或者個人使用本企業的資質證書、營業執照,以本企業的名義承攬工程?!?/section>
法律禁止建筑施工企業出借資質,但實踐中屢見企業為收取管理費,隨意出借企業資質,允許其他企業以自己名義承攬工程的情形。這其中,對出借資質的企業存在巨大的法律風險。
首先,掛靠企業借用資質與發包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一般需要以出借資質方的名義進行工程建設,如果施工過程中以出借資質方的名義對外從事法律行為,例如購買工程材料、設備,租賃工程機械,雇傭施工人員,相關法律行為就可能被認定為對出借資質方的表見代理,產生的債務需要出借資質方償還。
其次,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一)》第七條規定,“缺乏資質的單位或者個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發包人請求出借方與借用方對建設工程質量不合格等因出借資質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section>
如果借用資質人施工的工程質量不合格,出借資質人需要對造成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在工程質量嚴重不合格,甚至需要拆除的情況下,出借資質人將承擔巨額的賠償義務。
本案警示出借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允許他人“掛靠”借用本單位資質承包工程,即屬違反建筑法的行為,相對收取的管理費,與可能承擔的巨大法律風險也嚴重不成比例,建筑施工企業應當加強企業管理,禁止資質出借行為。


12、被掛靠人雖未參與涉案工程的施工及管理,但對于掛靠人在施工過程中欠付的款項承擔了墊付義務,對于被掛靠人要求支付管理費的主張法院予以支持——中興建設有限公司因與嚴晨華及中興建設有限公司西寧分公司、青海青運實業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中興公司履行了管理職責。中興分公司與嚴晨華簽訂的《承包協議》雖無效,但中興公司作為承包人對外直接向發包人承擔合同權利義務,對內支付工人工資等亦履行了管理職責,應扣繳管理費。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6504號
13、在掛靠情形下,如果被掛靠人就案涉工程成立了項目部并實際參與了管理協調且工程已竣工驗收的,被掛靠人按照合同約定主張管理費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四川宏利建設有限公司與北京城建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宏利公司的申請再審事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根據原審查明事實,北京城建公司與宏利公司簽訂的《項目合作協議》及三個項目的《分包工程施工合同》均約定了北京城建公司扣除管理費后向宏利公司支付工程款的內容。雖然上述合同無效,但北京城建公司在施工過程中成立了工程項目部,實際參與了管理協調,且宏利公司完成的工程均已竣工驗收,北京城建公司與宏利公司根據合同的約定進行結算,符合實際。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2534號
14、掛靠資質施工情形下,總包管理費應予支持。
【裁判要旨】:
關于案涉管理費應否扣除,因案涉管理費系肖遠成與天譽合公司對賬時確認扣減的項目,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原審判決認定在應付款中扣除該款,符合當事人的真實意思。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2506號
15、違法分包情形下,總承包人實際參與項目管理的,應計取管理費。
【裁判要旨】:
關于管理費認定是否錯誤的問題。案涉《污水管網工程勞務合同》經一、二審均認定無效,王玉財、山東黃河公司均不能基于合同無效而獲取超出合同有效時的應得利益。根據一、二審查明事實,山東黃河公司在施工現場派駐了管理人員,實施了工程質量的管理、控制、監督、檢查等管理職責,相關管理活動已物化在建設工程中,王玉財亦應折價補償。故原判決認定由王玉財參照合同約定支付管理費,并無不當。王玉財的該項再審理由,依法不能成立。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6760號
16、發包人原因導致停工,雖然施工單位人員已撤場,但雙方對復工及結算事宜的協商能夠表明施工單位企業管理的事實客觀存在,未完工程的企業管理費可酌定按一定比例計入施工單位的停工損失范圍。
【裁判要旨】:
關于22#、26#樓企業管理費損失,依據鑒定結論,22#、26#樓未完工部分的企業管理費因未計算工程造價,企業管理費未計算。鑒定機構建議22#、26#樓未完工部分企業管理費應按(金額3,096,096元)20%—30%計算。瑞泰公司主張宏成公司工作人員早已撤場,不應當再計算企業管理費。雙方提交的工作聯系函等證據證明,2018年6月10日停工后,雙方對復工及結算事宜仍在協商,故企業管理的事實客觀存在,結合案件實際情況,對企業管理費損失按20%計算為宜,22#、26#樓未完工部分的企業管理費應為619,219.20元。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1310號
17、總包單位履行了管理的義務,合同雖然無效,但總包單位有權參照約定主張扣減管理費。
【裁判理由】:
雙方在合同中對管理費的繳納作出了明確的約定(林某需向安徽建工繳納4.76%的管理費用),而安徽建工集團也依約履行了辦理各項施工批準手續、施工流程管控、管理工程質量、安全文明施工、配合竣工審核、資料報送、工程進度款請付等方面的工作,保障了工程項目的順利實施,故安徽建工集團主張林某支付約定的管理費,有事實及合同依據
案例來源:(2019)蘇民再136號
18、承包人出借資質的,承包人可以按照約定取得管理費——陜西煜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西北建設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勞務分包協議》約定,西北公司按照每次收到建設單位支付工程款的95%向煜塬公司支付勞務費。該條內容屬于雙方關于工程價款的約定內容之一,如前所述,可以參照適用。原審中,煜塬公司認可西北公司在施工過程中有代付工人工資、支付塔吊費、打樁費,參與工程結算等行為,證明西北公司參與了工程管理。原審判決參照雙方合同約定,扣除5%管理費,按照世紀城投資公司支付給西北公司工程款的95%計算西北公司應付煜塬公司工程款,并無不當,且不存在超出訴訟請求的情形。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2954號


19、掛靠人出借資質且參與了工程管理的,不能參照約定取得管理費,由法院按不高于約定的標準酌定管理費——浙江省東陽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鷹潭萬和房地產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關于管理費。一、二審判決已按照工程總造價3.5%計算了東陽公司管理費。東陽公司與何峰、劉兵之間系掛靠施工關系,何峰、劉兵并不具有相應的建設工程施工資質,雙方之間簽訂的《工程項目責任承包合同》因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而無效。故東陽公司依據該無效合同主張剩余管理費等費用,其訴請顯然不能支持。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6228號
20、違法分包的,分包人依據約定主張管理費,法院可調整管理費。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關于葛向華應否向海天公司支付按工程總造價5.1%計算的利潤問題。葛向華與海天公司簽訂的《經營責任書》因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合同中有關利潤的約定亦無效。海天公司依據無效合同主張葛向華應向其支付利潤不符合法律規定,原審判決認定葛向華應按《經營責任書》的約定向海天公司支付利潤不當,本院予以糾正。鑒于案涉工程施工過程中,海天公司金華分公司向葛向華支付了工程進度款并代扣代繳了工程稅金,工程竣工后,亦辦理了工程資料的交接等,本院酌定葛向華向海天公司支付300萬元實際勞務成本。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1165號
21、承包人轉包未提供工程管理的,承包人主張管理費的,不予支持——青海盛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八冶公司、八冶西寧分公司為專業建筑施工企業,其將案涉工程轉包給無相應建筑施工資質的個人,存在明顯過錯,八冶西寧分公司與李乾初簽訂的《協議》為無效合同,其也不能舉證證明實際參與了工程建設的相關管理,且未提交證據證明材料發票與本案的關聯性,其該項上訴請求缺乏依據,不予支持。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終898號
22、轉包合同被認定無效后,應根據發包人參與管理程度,酌定管理費——四川紅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訴重慶中環建設有限公司、貴州省畢節中城能源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被確認無效后,發包人實際參與了管理的,可參照合同約定主張管理費。
對非法轉包等建設違法行為,更宜采用行政處罰方式予以制裁。新頒布對民法總則已刪除民事責任條款中有關收繳非法所得的規定,《建設工程司法解釋》中的相關規定亦不能再適用。對于違反行政法或既違反民法又違反行政法的,應當參照發現刑事犯罪線索移送偵查機關的做法,移送有關行政機關處理,或向有關行政機關發出司法建議。這樣既使違法行為得到應有的制裁,又可以克服民事制裁制度固有的弊端。
案例文號:(2017)最高法民申4383號
23、承包人違法分包不應當從應付工程款中扣除管理費——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武威分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裁判要旨】:
Ⅰ、二審根據涉案《審計報告》來計算承包人應付工程款數額,涉案工程實際由實際施工人完成,承包人作為專業建設企業,明知實際施工人沒有施工資質,仍對涉案工程違法分包,具有明顯過錯,管理費不應當從工程款中扣除。
Ⅱ、根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一)》第18條的規定,實際施工人分三次向物業公司移交鑰匙,二審認定最后一次交付鑰匙的時間日為建設工程交付之日,以該日作為利息起算點,并無不當。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2866號
24、管理費根據承包人是否為履行合同開展管理工作據實結算——江杏生、江蘇省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
【裁判要旨】:
Ⅰ、雖然《內部工程項目承包協議》無效導致其中管理費條款無效,但管理費作為雙方履行合同所發生的必需開支,屬于工程價款的組成部分,應當根據承包人是否為履行合同開展管理工作據實結算。實際施工人提供的證人證言等證據未能推翻對承包人參與工程管理事實的認定,故對實際施工人關于承包人不應當收取管理費的主張,不予支持。
Ⅱ、參考《施工企業規費計取管理辦法》等規范性文件規定,規費是指按規定必須繳納或計取的、應當計入建筑安裝工程造價的費用。承包人作為涉案施工合同約定的施工承包單位,負有計取、繳納工程規費的義務?!秲炔抗こ添椖砍邪鼌f議》雖然無效,但根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釋(一)》第2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的規定,工程規費作為工程造價費用,其計收應當參照協議約定由實際施工人承擔、承包人統一繳納(或預扣)。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243號
25、總包單位未實際參與管理,且明知實際施工人無資質仍進行違法分包的,具有過錯,關于收取管理費的主張不應得到支持——八冶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武威分公司、樊成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樊成和八冶武威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為無效合同,案涉工程由實際施工人樊成完成,八冶集團、八冶武威公司并未施工。鑒于案涉工程實際已經由樊成完成并進行了竣工決算審計的情況下,原審判決基于合同履行情況、當事人過錯等因素,認定八冶集團、八冶武威公司不僅未實際參與管理,且作為專業建設企業其明知樊成沒有施工資質,仍對案涉工程非法轉包有過錯,其應對此承擔責任。若仍允許八冶集團及八冶武威公司收取管理費將使合同效力性規定失去意義且縱容不法行為。故原審判決對管理費未予支持,并無不當。其次,八冶集團、八冶武威公司作為從投資公司承包案涉項目的施工企業,是交納規費的主體。若不存在非法轉包,規費本就應由八冶集團及八冶武威公司承擔。原審判決考慮到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因違法分包導致合同無效的情況下,結合本案合同履行情況和各方過錯程度,對規費不予支持,亦無不當。八冶武威公司申請再審的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255號
26、總承包人將案涉工程肢解分包給不同的施工主體,其肢解分包獲取的管理費等非法利潤,不應受到法律保護——貴州飛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興義市人民政府、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飛馬公司沒有建筑施工資質,亦未進行招投標手續,將案涉工程肢解分包給不同的案外施工主體,其主張的投融資收益以及建設管理費等實質上屬于其肢解分包的非法利潤,不應受到法律保護,原審不予支持并無不當。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32號
27、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因轉包無效時,如轉包方也實際參與了施工組織管理協調的,對于雙方約定的“管理費”可參照合同約定處理——國誠集團有限公司重慶分公司與中國水利水電第五工程局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法釋〔2004〕14號)第二條的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痹瓕弲⒄债斒氯穗p方簽訂的《工程施工合作協議》的約定,結合原審已經查明水利水電五局實際派駐人員參與工程管理協調的情形,在計算水利水電五局應當給付國誠重慶分公司的工程款時,扣除雙方約定的管理費,并無不妥。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4773號
28、建筑工程竣工驗收,施工方按約取得了工程價款,轉包方對案涉工程進行了實際管理,按照轉包協議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費符合公平原則——蔣某兵與南通英雄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白山市廣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南通英雄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長春分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南通分公司與蔣志兵簽訂的轉包協議屬于將建筑主體工程非法轉包,故認定該協議無效。雙方在該協議中約定“蔣志兵按項目結算開票總額計算凈上交甲方的項目服務費”,雖然合同無效,但因建筑工程已竣工驗收,施工方按約取得工程價款,南通公司對案涉工程進行實際管理,付出勞動,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費符合公平原則,再審請求不成立。
案例文號:(2021)最高法民申4125號
29、因轉包而收取的“管理費”,應依法收繳——范某燕與四川省錦輝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成都榮城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管理費系錦輝公司違法轉包案涉項目所收取的費用,原審判決認定該費用應當予以收繳,并無不當。
案例文號:(2020)最高法民申716號


30、明知沒有資質,仍違法分包,法院對規費與管理費均未支持。
【裁判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八冶公司及武威分公司作為專業建設企業,明知張興紅沒有施工資質,仍對案涉工程違法分包,具有直接過錯,且案涉工程實際已經由張興紅完成并進行了竣工決算審計,若仍允許八冶公司及武威分公司收取管理費將使得合同效力性規定失去意義、縱容不法行為。同樣,若不存在違法分包,規費本就應由八冶公司及武威分公司承擔,綜合考慮本案合同履行情況和各方過錯程度,二審判決對規費不予支持也無不當。
案例文號:(2019)最高法民申1810號


......查看更多

付費閱讀
閱讀全文僅0.10元
文章評論 ( 0 )
寫評論

查看更多

文章推薦
最新文章
亚洲精品91天天久久人人_97日日碰人人模人人澡_无码中文人妻精品2020_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