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善意取得動產上原有權利的消滅

鄧明友合同法規

2023-10-30 11:17
關注

與律師一起學習民法典

(2023年10月30日,星期一,農歷九月十六。)

“今日話題”—— 善意取得動產上原有權利的消滅。

第三百一十三條 善意受讓人取得動產后,該動產上的原有權利消滅。但是,善意受讓人在受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權利的除外。

一、條文解讀:本條是對善意取得動產的法律效果的規定。

對于動產,具備善意取得的構成要件,即發生善意取得的法律效力,受讓人即時取得受讓動產的所有權,原所有權人對該動產的所有權歸于消滅。這種取得并不是基于讓與行為,而是基于法律的直接規定,屬于原始取得。因此,對善意取得的動產所有權而言,原權利上的負擔原則上應當消滅,受讓人對動產享有完全的所有權。

根據我國相關的法律規定,存在于動產上的除所有權之外的權利主要包括抵押權、質權、留置權等。根據該條規定,上述存在于動產上的權利隨著受讓人對動產的善意取得而消滅。只有滿足下述兩個條件,才能導致動產上的原有權利消滅。第一,能夠因善意取得而導致物上原有權利消滅的,必須是善意取得動產的情況,而不能是不動產。這是因為不動產之上的權利都需要進行登記,受讓人在受讓不動產時就應當知道該權利的存在,因此取得人應當承受附加在不動產上的該負擔。第二,善意受讓人在受讓動產時須不知道或不應當知道動產上存在該權利。如果動產的善意受讓人在受讓該動產時知道或應當知道該權利的存在,則其應當承受該動產上的負擔。

二、案例解析:中國農業銀行某某支行訴某海運公司、某船舶實業公司船舶抵押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2007年5月14日,某海運公司向某船舶實業公司定造一艘船舶,雙方簽訂建造船舶合同書,約定船名“26000噸雙舷側散貨船”,建造該貨輪的乙方(某船舶實業公司)不得為該輪設立抵押。在案涉船舶定造過程中,某船舶實業公司與甲造船廠(系該船舶實業公司所屬分公司)于2008年9月11日虛假簽訂船舶建造加工合同,并依據此虛假建造合同及上述案涉定造船舶相關資料,為案涉船舶在寧德海事局辦理船名為“乾利山19”號輪、船舶所有人為某船舶實業公司的船舶所有權證書。其后,某船舶實業公司在2010年2月8日與其理財顧問單位中國農業銀行某某支行簽訂最高額抵押合同,約定某船舶實業公司以其所有的在建船舶“乾利山19”號輪為向該支行的借款提供抵押擔保,并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船舶于2012年3月14日建造完工,同年3月22日,某海運公司與某船舶實業公司簽訂船舶交接協議書并辦理了交接手續。2012年3月底,某海運公司在泉州海事局辦理了船舶所有權登記。登記證書記載:船名“天祥69”號輪,所有權人某海運公司。

(二)、法院判決:一審法院廈門海事法院認為,1.“乾利山19”與“天祥69”對應的船舶為同一物。2.船舶登記屬于海事主管機關的行政職責,主張抵押登記不合法實質是對海事主管機關核準登記的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提出質疑。該項異議原應通過行政程序或行政訴訟途徑提出以尋求救濟。由于行政行為具有公定力,一經作出,未經法定程序變更或撤銷前,效力依然存在。而《建造中船舶抵押權登記暫行辦法》[4]雖然要求船舶完工后,抵押雙方在交船前應辦理在建船舶抵押權注銷登記,但該《辦法》只是行政機關的部門規范性文件,該項規定亦非效力性強制規范,當事人違反規范,并不導致抵押權登記注銷或無效的法律后果。相反,同為中國海事局行政文件的《〈船舶登記條例〉實施若干問題說明》明確,“船舶抵押權登記證書未經注銷不失效”。同理,將抵押權登記證書上的受償期限理解為公示的有效期,認為期限屆至效力消滅,沒有法律依據,亦屬錯誤。因此,船舶抵押權登記的效力應予認定。3.中國農業銀行某某支行作為抵押權人,相信抵押物所有權的登記效力,亦屬生活常理?!逗I谭ā返谑邨l規定,船舶抵押權設定后,未經抵押權人同意,抵押人不得將被抵押船舶轉讓給他人。據此,在未經某某支行同意的情況下,某船舶實業公司將船舶所有權轉讓給某海運公司的行為無效。船舶屬于特殊動產,對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法律規定了登記制度。權利經登記,依法產生公示和對抗的效力。第三人在進行交易時應謹慎盡到足夠的注意,對標的物的登記情況、信息進行調查。船舶雖登記為“乾利山19”號輪,某海運公司仍可通過船舶識別號等船舶身份和技術信息向寧德海事局核查船舶的登記情況,發現該項抵押權和查詢了解抵押的詳細信息。該公司自信他方不可能有效辦理抵押登記而未作查詢,不構成善意取得,不能對抗已經登記的抵押權。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乾利山19”號輪與“天祥69”號輪為同一船舶,某船舶實業公司將船舶所有權轉讓給某海運公司的行為無效,某某支行依法有權對案涉船舶行使抵押權。某海運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一審關于“乾利山19”號輪

即“天祥69”號輪,及案涉在建船舶抵押合同合法有效的認定并無不當,應予維持。但根據《建造中船舶抵押權登記暫行辦法》第十一條和第十二條的規定,在建船舶的抵押權登記在船舶建造完畢后,交船前應予注銷,新造船舶的抵押權應另行辦理抵押登記。因此,本案船舶建造于2012年3月14日完工后、同月22日交接前,某某支行即應與某船舶實業公司就“乾利山19”號輪的抵押權辦理注銷登記,并就新造船舶辦理抵押登記,但其未予辦理。而某海運公司與某船舶實業公司已經辦理新建船舶交接手續,某海運公司還為案涉船舶辦理了“天祥69”號輪的所有權登記。據此應視為“乾利山19”號輪的抵押登記在2012年3月14日前已經被注銷,不再具有對抗效力。某海運公司已經履行船舶建造合同并支付相

應對價,且案涉船舶為新建船舶,并非二手轉讓取得,其在交接船舶時無從審查也無義務審查船舶的在建登記。故“乾利山19”號輪的抵押登記不足以對抗某海運公司與某船舶實業公司之間的新造船舶所有權過戶,某海運公司已善意取得“天祥69”號輪的船舶所有權。某海運公司作為船舶定造人,在船舶建造的整個過程中,以分階段支付造船款的方式始終申明其權利。而某船舶實業公司在辦理在建船舶的所有權登記和抵押貸款時,為達成自身不法獲利目的,類似“一物二賣”的欺詐行為主觀惡意明顯。在某船舶實業公司刻意隱瞞事實真相的情況下,要求某海運公司知曉某船舶實業公司與某某支行設定的抵押狀況并在船舶建造完工之后轉移所有權、登記所有權之前必須盡到足夠注意義務,實屬過于苛刻。因此,對某海運公司實際遭受的權利損害,應當予以保護。綜上,二審法院對一審判決予以改判,駁回某某支行的訴訟請求。

三、案例點評:此案涉及民法典物權編第313條的規定,民法典物權編第313條以原《物權法》第108條為基礎并作了修改。

本案涉及“善意受讓人在受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權利的除外”的但書條款。本案的爭議焦點是某海運公司是否應當知道案涉船舶上的抵押。如果其不應當知道案涉船舶上的抵押,則抵押隨著某海運公司對船舶的善意取得而消滅。如果其應當知道案涉船舶上的抵押,則某海運公司無法善意取得涉案船舶。某海運公司已經履行船舶建造合同并支付相應對價,且案涉船舶為新建船舶,并非二手轉讓取得,其在交接船舶時無從審查也無義務審查船舶的在建登記,故可以認定某海運公司不應當知道案涉船舶上的抵押,構成善意,可以善意取得案涉船舶,該船舶之上的抵押權也隨著某海運公司的善意取得而消滅。

 


......查看更多

付費閱讀
閱讀全文僅0.10元
文章評論 ( 0 )
寫評論

查看更多

文章推薦
最新文章
亚洲精品91天天久久人人_97日日碰人人模人人澡_无码中文人妻精品2020_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