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洗稿”的自媒體人與平臺應承擔什么法律責任?如何進行法律治理?

許展杰知識產權

2021-08-07 23:22
關注

【文章總字數1904,預估閱讀時間3分鐘】

2019年,在互聯網環境下洗稿這一頑疾再度被推上輿論風口,直至今天仍有討論的空間。而如何對“洗稿”進行法律規制,首先我們需要對“洗稿”進行法律性質上的界定。

“洗稿”問題曾引起了國家和社會各界的重視,2018年、2019年兩年的“劍網”行動均提出要“堅決整治自媒體通過‘洗稿’方式抄襲剽竊、篡改刪減原創作品的侵權行為”,2018年12月微信則試運行洗稿投訴合議機制試圖解決“洗稿”難題。

一、“洗稿”的法律性質界定

“洗稿”原本是新聞行業的內部術語,指新聞撰寫者為了規避侵犯著作權問題,提煉原新聞的中心思想對稿件進行多次編輯并發表的一種創作方式。在當今社會,洗稿卻更多地出現在互聯網新媒體語境下,指的是通過調整語序、更改關鍵詞、拼接段落和句子的方式混淆作品來源,增加瀏覽量的不正當的創作手段。

洗稿的核心在于“洗”,強調的是將稿件由黑洗白的過程,該名詞本身即帶有貶義色彩。從公眾對洗稿的認知及定義來看,在版權領域與洗稿最類似的為剽竊行為。

普通公眾理解的剽竊具有三種表現形式:

  1. 第一是使用他人作品的主題、事實等素材;

  2. 第二是直接復制黏貼,照搬照抄;

  3. 第三是將他人的作品改頭換面地呈現,也被稱為高級剽竊。

根據“思想與表達的二分法”原則可知,上述表現形式的第一種不構成著作權侵權,第二種則很明顯是侵犯復制權的行為,第三種高級剽竊即為提取原作品的核心內容,對其進行篡改、拼接和刪減以后“創作”出全新的作品的行為,平日所討論的洗稿更多的屬于這種類型。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剽竊他人作品”是一種侵犯著作權的行為。因此,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剽竊”一般指的是上述第二、三種形式,從大量的洗稿實例我們也可以看到,洗稿基本上也離不開這兩種形式,我國學者亦大多認為洗稿即為剽竊行為。因此,從上述分析可推得,所謂洗稿,實質上是在互聯網新媒體語境下的“新”剽竊行為,新瓶裝舊酒,仍然是一種著作權侵權行為。

二、自媒體平臺中“洗稿”行為與著作權侵權

如上所述,“洗稿”的本質為剽竊作品的著作權侵權行為。實際上,剽竊、抄襲的問題在著作權法中由來已久。傳統上剽竊是一種比較嚴重的侵權行為,實際上即未經作者同意而使用了他人的作品,侵犯了作者的財產權,同時其一般會以剽竊者的名義進行使用,使讀者對作品創作者身份產生誤解,因此又是一種侵權作者人身權的行為。

眾所周知,互聯網經濟在一定程度上是粉絲經濟,自媒體的運營收入的來源主要在于文章的閱讀量以及粉絲的關注度,一些自媒體自身缺乏過硬的原創能力,只好通過“洗稿”炮制“偽原創”作品。

而因為在自媒體平臺上進行“洗稿”的目的更多的在于通過“蹭熱點”、“快速發文”或者“持續爆款好文”等方式達成對流量的吸取或者維持。此時相對于傳統的抄襲行為,涉及侵害的著作權更為多樣,傳播的范圍即影響面更廣,責任主體更多元化。因此,通過著作權法對“洗稿”現象進行有效的規制對于著作權人權益的保護及維護著作權法的宗旨有著重大意義。

(一)“洗稿”與著作財產權

如第一部分所述,剽竊作品具有低級剽竊與高級剽竊兩種。相類似的,“洗稿”本身亦可進一步分類為“高級洗稿”與“低級洗稿”。

“低級洗稿”是指簡單的對作品進行較小幅度的修改,比如對語句進行擴充,對情節進行細枝末節的刪除或擴充等非實質性修改的方式。而“高級洗稿”則是“改頭換面”使用他人作品或作品的片段,還加入了自己的獨創性勞動。以下的“低級洗稿”與“高級洗稿”均如此述。

1.“低級洗稿”與著作財產權

我國著作權法所規定的復制權僅把不增加再創造內容的“再現”視為復制,如此,如果未經許可原封不動地照搬他人作品,或者稍加改動但沒有增加在創作內容的再現他人作品的,是侵犯復制權的行為?!暗图壪锤濉泵黠@是處于這種情形,無論是對語句進行擴充,或是調換段落順序,使用者在該創作部分也付出了勞動,但是并沒有形成自己獨創性的智力成果,因此該行為侵犯著作權人的復制權。另外,因為在自媒體平臺中“低級洗稿”在復制原作者的作品之后,會在平臺上發布并通過網絡傳播,將會侵犯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2.“高級洗稿”與著作財產權

在“低級洗稿”中,侵權行為侵犯的具體權項沒有很大的爭議,但是對于“高級洗稿”來說,因為其加入了自己的獨創性勞動,即可認為是改編了原告作品,爾后又將其發布在互聯網上進行交互式傳播。這不禁讓我聯想到近年來網絡游戲著作權糾紛案件中有關侵權認定的問題之一:改編原告作品后在互聯網上進行交互式傳播侵害的是改編權還是信息網絡傳播權,抑或二者兼而有之?

李揚教授認為,“對演繹權的侵害以行為人公開利用演繹作品為要件,演繹權可以概括性地吸收行為人其它利用作品的行為,因而對演繹作品進行表演、廣播、放映、展覽、信息網絡傳播等行為,只認定為侵害演繹權行為即可?!?/blockquote>

本人亦支持這一觀點,由于信息網絡傳播是將作品以數字格式存儲在介質上,再將這個數字文件上傳到服務器。爾后在服務器上生成一個新的復制件,使用戶可以在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實質上也是一個復制品的傳播過程。而“高級洗稿”洗出來的稿并非是原作品的復制品,因此其并不涉及原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二)“洗稿”與著作人身權

一般來說,“洗稿”行為涉嫌侵犯的人身權中最常見便為署名權,因為“洗稿”的目的便是以剽竊者自身的名義進行使用并吸引“流量”。另外,剽竊行為與單純的侵犯復制權、翻譯權、改編權以及構成合理引用的區別主要便在于是否注明出處,“洗稿”作為一種剽竊行為,當然不會注明出處,這便侵犯了著作權人的署名權。

三、“洗稿”行為的認定

雖然洗稿的面紗后面是侵犯著作權的剽竊行為,但自媒體上常見的洗稿和傳統的剽竊行為的最大不同在于其相當程度上的隱蔽性,需要讀者、法官對文本進行一定程度上的分析以后才可以得出其是抄襲的結論。我國《著作權法》亦沒有規定“剽竊”“洗稿”的具體認定方式,因此在實務中面臨著“如何認定洗稿”的難題。而在自媒體時代中認定問題更是難上加難,這讓很多原創作者飽受被洗稿以及洗稿后維權困難的痛苦。

在實務中,“接觸+實質性相似”是認定剽竊這一侵犯著作權的重要方法。在自媒體領域中判斷有無接觸在先作品的可能性,似乎更加方便簡單。關于接觸可能性,被告只要有接觸到涉案作品的機會,即涉案作品公開在先,都可以被認定為“接觸”。在網絡環境的洗稿中判斷是否有接觸更多的是一種推定,而現今在網絡上發表均有第三方平臺記錄的發表時間,作品的先后發表順序一目了然。另外,一些所謂爆款熱文更可以作為可接觸要件的佐證,因此在對“接觸”要件上的判斷并不麻煩。

難以判斷的更多在于實質性相似這方面,在判斷之前,我們需要再明確“思想表達二分法”的原則。如上所述,思想上的剽竊不夠成侵權,因為原創作品亦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創作出來的。因此,我們要首先判斷權利人主張的作品要素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所保護的表達,若借鑒的內容是思想,則該借鑒便不在討論范圍內。

目前司法實踐中,判斷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方法有兩種,一是整體感官法,二是抽象-過濾-比較三步法。整體感官法指的是依據普通觀察者對作品整體上的感受來判斷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需要判斷作品是否會給讀者相似的體驗和感覺,具有較強的主觀性。

在瓊瑤訴于正案中,法官也考慮了調查者(觀眾)的體驗感受,以相關受眾觀賞體驗的相似度調查為參考,占據絕對優勢比例的參與調查者均認為電視劇《宮鎖連城》情節抄襲自《梅花烙》,可以推定,受眾在觀賞感受上已經產生了較高的具有相對共識的相似體驗。

但本人反對以觀眾的體驗感受的調查為依據的做法,我認為對侵犯著作權的行為認定不同于商標的混淆認定,作品的獨創性要求是更具有專業性的,不能單純根據普通觀眾的感官認知予以認定。

而抽象-過濾-比較三步法則指的是先根據思想表達二分法的原則,將思想和表達分別抽象出來,將涉案作品抽象分解至一般性思想層面,再過濾掉屬于公有領域的部分,找出屬于著作權法保護的表達的部分,對比有創造性的內容。就如在瓊瑤訴于正案中,法官先將涉案作品的情節一一提取,對比在表達上已經實現了獨創的藝術加工的獨創性的情節。最終認定劇本《宮鎖連城》就各情節的設置,與《梅花烙》的獨創安排高度一致,并認定兩部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

在這一方法中,將公有領域部分進行過濾這一步驟對于自媒體領域中認定洗稿來說尤為重要。因為大部分洗稿的目的是為了快速地“蹭熱點”,炮制出爆款熱文。而其中的熱點大部分是包括社會中發生的熱點事件等事實的,而事實是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的。因此,判斷是否構成洗稿需要將所評論的事實先排除在外,以免造成第一篇評論該事實的文章成為“壟斷文章”。

四、“洗稿”行為涉及的主體及其責任的認定

(一)實施“洗稿”行為的主體

在自媒體平臺中實施“洗稿”行為的主要有兩類主體:一種是自行洗稿并進行發布的自媒體經營者;另一種則是購買“洗稿文”作為營銷手段的公司。第一種當然就依以上所述的幾類行為構成侵權,而其即使其使用的是“洗稿軟件”編輯而成的“洗稿文”,也不能據此抗辯并未實施侵權行為。甚至有些“洗稿軟件”標榜所謂“人工智能洗稿”,但其實質上也只是利用翻譯算法間的差異,同義詞替換等進行操作,連“高級洗稿”都算不上。

而另一種購買“洗稿文”的主體,雖然具體洗稿行為是另外的主體所為,但這類主體應一同承擔侵犯改編權的責任,理由如上述,將未經許可改編的作品上傳到服務器進行傳播的行為也構成侵犯改編權。同時,該主體將文章署上自己名字當然也侵犯了署名權。

(二)自媒體平臺

自媒體平臺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當然具有一定的“注意”義務,也適用“通知-刪除”原則。一般來說,網絡服務提供者在面對著海量的信息時通常沒有一一審核的義務,僅在存在過錯時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本人認為,在判斷平臺是否對被投訴的“洗稿”行為存在過錯時不宜過度嚴苛。

前文提到“洗稿”是“高級抄襲”行為,在專業人士對于是否構成抄襲尚且需要討論甚至存在爭議的情形下,要求平臺處理投訴的人員作出適當的判斷顯然并不合理。例如,即便某一自媒體號多次被投訴“洗稿”,也不能要求平臺據此即認定新投訴涉及的行為即抄襲,因為不同文章是否構成抄襲,只能在逐一判斷的基礎上得出結論。因此,除非是顯而易見的抄襲行為如低級洗稿,平臺負擔應有的合理注意義務,其余情形下不宜要求平臺對“洗稿”行為施加更高的注意義務。

另外,有人認為判斷平臺的注意義務也可以以其應對“洗稿”的行為為依據,如平臺是否發揮其應有作用,建立完善的投訴渠道、認定“洗稿”相關機制、與著作權人建立穩定聯系、引入第三方監控機構等主動積極的作為。但本人認為,平臺方提高版權保護標準和水平不應該為法律賦予其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義務,應僅是在市場趨勢下做出的積極回應,因此不能以此作為評判依據。

最后,有關跨平臺“洗稿”問題,原作品發布的平臺當然不可能是責任主體,而“洗稿”作品發布的平臺在實際操作中即使要對本平臺內的“洗稿”侵權進行審查都有很大難度,更被說要審核是否侵犯其他平臺作品的著作權了。此時,比較有效的是引入多平臺糾紛處理第三方,加強各平臺間聯系,在被通知到侵權事實時平臺才能夠有效做出應對。

四、結語

自媒體“洗稿”作為一種“新”剽竊行為,相對于傳統中老生常談的剽竊問題,“洗稿”這個愈演愈烈的現象作為社會熱點,主要原因還在于其產業化,“洗稿”已形成一條上下游的產業鏈的特色。而在互聯網迅猛發展這個大環境之下,這個問題更應該被重視,互聯網的特點加上自媒體產業的迅猛發展給“洗稿”的發展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如今平臺監管困難、侵權成本與維權成本不成比例以及公眾知識產權意識淡薄等問題都給“洗稿”現象帶來了一定的治理困境。應對“洗稿”亂象,本人認為可以從以下幾點出發:

  • 從法律規制上,應確立明確可行的認定與責任規則,并堅持避風港原則,以鼓勵網絡文化產業發展;

  • 從行政執法上,可加強著作權保護的監管力度,以專門機構、專項行動多個角度進行保障;

  • 從社會監管上,可引入第三方機構,借助社會組織的力量共同與“洗稿”亂象對抗。

希望通過各方的努力,可以真正抑制這種不良產業的發展,并促進互聯網文化繁榮向上。


參考文獻

[1] 吳漢東.知識產權法學[M].第6版.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4.

[2] 陳錦川.著作權審判[M].第1版.法律出版社, 2014.

[3] 胡康生.著作權法釋義[M].第1版.北京師范學院出版社, 2002.

[4] 孫肖冀.論信息共享與版權保護的利益平衡[J].河北法學, 2010, 28(01):108-111.

[5] 謝晶.論微信公眾號“洗稿”作品著作權侵權判定[J].電子知識產權, 2019(03).

[6] 官正艷.論司法實踐中洗稿侵犯著作權的認定標準[J].電子知識產權, 2018(11).

[7]喬新生.基于著作權法探討洗稿的法律性質[J].青年記者, 2019(07).

[8]范海潮,顧理平.自媒體平臺“洗稿”行為的法律困境與版權保護[J].出版發行研究, 2018(11).

[9]胡志斌.“洗稿”的違法性解析與法律規制[J].出版發行研究, 2018(11).


......查看更多

付費閱讀
閱讀全文僅5.00元
文章評論 ( 0 )
寫評論

查看更多

文章推薦
最新文章
亚洲精品91天天久久人人_97日日碰人人模人人澡_无码中文人妻精品2020_一本一本久久a久久精品